永利皇宫

新闻详情页
永利皇宫网站>>党史资讯
朱学范:新中国首任邮电部部长     金绮寅    2019年08月29日14:29

朱学范(1905-1996),曾用名屏安,上海金山人,民革创始人之一。1949年后,曾任邮电部部长、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交流协会副主席、中国国际友谊促进会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第七至九届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中国集邮协会名誉会长、中国职工对外交流中心名誉会长、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等职。民革第一、三、四届中央常委,第五届中央副主席,第六届中央副主席、主席,第七届中央主席,第八届中央名誉主席。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至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二至四届全国政协常委。

1949年9月,就在新政协召开前夕的一个晚上,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陈云来到北京饭店,看望参加政协筹备会议的朱学范。陈云告诉朱学范:中共中央经过研究,希望朱学范在新中国的中央人民政府里担任邮电部部长。听到这个消息,朱学范很是吃惊,当即谦辞:自己是一名党外人士,不是共产党员,且年纪只有44岁,这么重要的位置应该由一名德高望重的共产党员来担任比较好。陈云说:你是邮工出身,懂邮政业务,你在1936年就去苏联考察过邮电建设,这件事中央已经定了,请你不要推辞。一个月后,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召开第三次会议,正式任命民革党员朱学范为政务院邮电部部长。年轻的朱学范由此成为新中国首任邮电部部长。

与中国共产党真诚合作  帮助解放区工会走向世界舞台

抗战时期,朱学范曾在国内筹备发起一个名为中国工人抗敌总会的组织,希望能够联合全国工人力量统一抗日,使工会成为社会上的一股强大力量。倡议得到了各级工会的积极响应,陕甘宁边区总工会也给予积极回应,但国民党当局却并不支持。根据当时国民党政府颁布的《工会法》规定,中国不允许建立全国性的总工会,筹备工作最终失败,朱学范深感失望,也从中看到了国民党对待工人的真正态度。

1945年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在望,世界工会运动面临着如何实现统一和如何对待战后世界的重大问题,决定于当年9月在巴黎举行世界工会大会,成立世界工会联合会。6月,解放区职工联合会筹备会主任邓发给朱学范发电报,表达解放区职工联合会能够派出自己的代表与朱学范所领导的中国劳动协会代表共同出席当年9月在巴黎举行的世界职工大会的愿望。朱学范当即赴八路军驻渝办事处,表明同意解放区工会请求的态度。9月,国共双方在重庆谈判之际,周恩来又与朱学范当面详谈了关于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工会的团结统一问题。周恩来还在谈话后给朱学范写了封信,再次表明“中国解放区职工联合会筹备会颇愿以团体会员资格加入劳动协会”,“该筹备会及陕甘宁边区职工联合会亦愿以其所推定出席巴黎世界职工大会之代表董必武、邓发、章汉夫3人参加中国劳动协会代表团,使之成为中国统一的职工代表团。”朱学范在与周恩来的谈话和来信里,深切地感觉到与解放区工会代表组成中国工会统一代表团出席在巴黎召开的世界工会代表大会,是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于是,朱学范决心去争取实现这一目标。

不久,朱学范又在重庆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向朱学范讲述了共产党的政治路线和政策,深刻阐述了共产党在重庆谈判中提出的和平建国的各项主张,并对中国劳协筹备与解放区工会团结合作、共同开展国际活动给予肯定。他用郑重的语气对朱学范说:“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好,我支持你们。”在与中共领导人的接触中,朱学范增强了为争取和平民主而努力奋斗的决心和信心。通过与国民党当局不断据理力争,国民党迫于国内外形势和舆论的压力,最终同意让中共党员邓发参加中国劳协代表团。国民党当局对解放区工会组织的封锁就此被打破。

在朱学范的帮助下,邓发成功出席了当年9月至10月间在巴黎召开的世界工会代表大会。二人携手步入大会会场,各国工会代表热烈鼓掌以示欢迎。朱学范让邓发在会上代表中国劳动协会代表团发言,以便让世界各国工会代表全面了解中国解放区工人的斗争和生活状况。邓发向全世界工人阶级介绍了中国工会的八项主张,表达了中共工人阶级团结一致建设和平、民主、团结的新中国的坚强意志,并表达了要改善工人的劳动生活状况、争取工会权利的强烈意愿,这受到世界各国工会代表的热烈欢迎,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国际影响。在这次会议上,朱学范当选为世界工联副主席、执行委员,邓发当选为世界工联执行委员会委员、理事会理事,中共党员刘宁一当选为世界工联候补理事。会后,邓发向朱学范表示,此次中国劳动协会同解放区工会组织的代表团一同出席世界职工大会,不仅是在形式上向世界各国工人表示了中国工人的团结,“而且由此奠定了中国职工团结统一的基础”。

朱学范帮助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工会走向了世界舞台,共产党的政策主张则对朱学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段真诚合作、并肩战斗的经历对朱学范在其后工人运动中坚持团结统一、坚持国共合作、反对破坏工人团结运动、反对阻挠国共合作,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随着国内形势的发展,朱学范在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作出了选择,自觉走上了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道路,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战友。

投身反内战反独裁斗争  参与民革创建

解放战争时期,除了投身工人运动,朱学范将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反内战、反独裁的国内民主运动中,参与创建了民主党派之一的民革,成为一名民主党派人士。

1946年11月,国民党召开一党包办的国民大会,由于朱学范是国内劳工界选出的国民大会代表,国民党当局极力拉拢他参加国民大会,并要求朱学范把解放区工会从中国劳动协会中排挤出去。朱学范经过认真考虑,毅然决定不参加会议,并离开上海到达香港,还发表了一份公开反对国民党当局反共、反对国民党当局排斥解放区工会出中国劳动协会的声明,表明他决心与国民党当局分道扬镳。

国民党当局派出特务到香港对他进行暗害,使其遭遇“车祸”受伤住院。为了打压朱学范,破坏他在国际上的声誉,国民党当局还开除了朱学范的国民党党籍,吊销了他的护照,给他扣上“贪污美援”的罪名,进行通缉。身在艰难处境中的朱学范,得到来自国内外各界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的有力声援与支持,朱学范更加增强了与国民党当局决裂的决心和勇气,并继续为争取民主、为维护中国工人运动的团结统一而斗争。

在香港期间,朱学范会见了中共华南局负责人,还同民主党派人士,特别是与何香凝、李济深等著名的国民党民主派人士密切接触。朱学范想,如果能把这些同样反对内战、反对独裁、渴望民主与和平的国民党爱国军政人员组织起来,在国民党内部进行反内战、反独裁,对这场斗争将更为有利,而自己则可以利用在劳工方面的影响,追随李济深、何香凝等国民党民主人士一起奋斗,并积极推动劳工方面的合作,共同进行斗争。于是他投身参与到民革的筹备组织工作中,积极联络各方,做了很多工作。

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1948年1月1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宣布成立。朱学范因去巴黎出席世界工联执行局会议,未能参加成立大会,但仍被选为常务委员,并担任组织工作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注:由于朱学范不在国内,组织工作实际由副主任委员陈汝棠负责)。朱学范在伦敦得知民革成立的消息后,立即发电报表示祝贺。并于1948年1月8日在伦敦发表《对于目前时局的宣言》,首次使用“爱国统一战线”一词,号召全国工人采取有效行动进行斗争,拥护消灭蒋政权的民主革命运动,拥护土地改革,拥护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反对美国政府的魏德迈计划及马歇尔计划。1月12日,朱学范还以中国劳动协会的名义向世界工联执行局送交提案,要求世界工联采取措施反对马歇尔计划。

明确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参与新中国建立

根据中共中央的安排,1948年2月28日,朱学范在刘宁一等人陪同下取道苏联回国,来到哈尔滨,进入东北解放区,受到了李立三等人的热烈欢迎。那时,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已经开始战略反攻,但两党军队的战斗依然激烈,究竟谁胜谁败形势并不明朗。所以表明立场,统一民革全党尤其是领导人的认识,变得越来越重要。

到达解放区的第二天,朱学范向毛泽东、周恩来发出电报,表示完全同意并拥护毛泽东关于《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与中国共产党并肩作战,参加伟大的革命斗争。李济深后来称赞这份电报是第一份代表民革向中共中央领导表示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电报。很快,毛泽东和周恩来向他发来复电表示热烈欢迎,对他能够决心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共同奋斗表示佩慰。接到复电的朱学范感到鼓舞和欣慰,心情愉快,他对《东北日报》记者坚定地表示:“中国内受蒋贼外受美帝双层压迫的各民族、各阶层及各种职业的人民,只有在中共及毛主席领导之下,方能完成彻底解放自己的历史伟业。”“在反蒋的斗争中,绝无中间路线可循。”“今后愿在毛主席指导之下,与解放区军民一道,为粉碎蒋政权,解放全国人民而奋斗到底。”香港《华商报》刊登了《东北日报》这篇对朱学范的采访报道,在香港的民革同志受到积极影响,思想上产生了很大触动。

为了了解解放区的情况,朱学范先后到东北多地的农村、工厂、煤矿参观学习。他在绥化县住了10天,又到佳木斯、牡丹江等城市参观考察煤矿、发电厂等轻重工业生产。东北资源丰富,但在抗战胜利前夕被日军大举破坏,生产陷入停顿。解放区军民在短时间内就将受损的工厂修复起来投入生产,产量比日据时期还多。工厂干部大都来自于工人,他们与工人共同劳动生产,工人的劳动热情高涨,为支援全国解放而积极投入生产。朱学范还到农村考察了当地农民生产、生活情况:农民有土地、房子、牲口,有副业生产,农村的各类生产生活都是农会在负责,干部都是用民主方式选出来的,根本看不见地主压迫农民的现象。这样的生产生活场景与国统区里工人农民被压迫的境遇(如征兵、征税)完全不同。对比如此强烈,朱学范不得不心生感慨: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1948年4月30日,朱学范在哈尔滨看到了中共中央为纪念五一劳动节而发布的“五一口号”,表示完全拥护赞同。8月1日,朱学范出席了在哈尔滨举行的第六次全国劳动大会。此次大会恢复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实现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大团结,中国劳动协会作为团体会员加入总工会,这正是朱学范长期以来为之不断奋斗的目标与夙愿,朱学范在会上当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会后,中国以统一团结的中华全国总工会加入世界工联,这是对世界工联的极大支持,在当时具有重大意义。

1948年10月,随着香港北上的民主党派人士陆续到达东北,新政协筹备工作开始进行,从而揭开了民主党派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为建立新中国而奋斗的历史新篇章。朱学范也投身到这项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工作之中。朱学范代表民革与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等人就中共中央提出《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并对一些重要事项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新政协是中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必须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朱学范等7人还提议增加“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将“平津教授”改为“全国教授”;将“南洋华侨民主人士”改为“海外华侨民主人士”;将“无党派民主人士”列为一个单位。这些意见几乎全部为中共中央所采纳。

1949年2月25日,在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等人陪同下,朱学范等35名民主人士从沈阳来到北平,受到热烈欢迎。随后,他参加了为迎接上海解放的经济问题座谈会,结合自身的经验就劳资问题发言;还积极投入到起草共同纲领小组的繁重工作中。也就在这时,鉴于朱学范的经历与影响,中共中央决定由他出任邮电部部长一职,主政新中国的邮电事业。10月1日,朱学范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见证了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朱学范的人生如同整个中国历史一样,翻开了新的一页。与此同时,这样的翻页也宣告着,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在经历了旧时代到新时代的伟大变革中,朱学范选择了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归宿。40年后,朱学范当选永利皇宫主席。80多岁的他依然反复告诫民革全党,一定要真诚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继承和发扬民革与中国共产党长期合作的优良传统:“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民革的今天,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有民革的前途。”

1949年10月19日,朱学范接受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任命,出任邮电部部长,在邮电部部长一职上任职至1967年,时间长达18年。在他的带领下,广大邮电职工克服困难、努力奋斗,新中国邮电事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至今,电信、邮政系统的员工都很尊重这位老部长:“可以说,今天中国邮电通信事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与以朱学范部长为代表的新中国邮电事业开拓者们是分不开的,他们为今天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专题推荐